世界在你的琴弦上
www.JiTaYiZhan.com

顶楼的马戏团《上海童年》(上海)

​继续歌唱祖国,这张图大家很熟悉,是下面某哥谷歌博客的头像。都是艺术家。

7,顶楼的马戏团《上海童年》(上海)

梦千寻书社点评:

吴侬软语,这首九分钟的歌我一句听不懂,从头到尾就听到四个字——“妈辣个逼”。
顶楼的马戏团的《上海童年》,来自专辑《上海市经典流行摇滚金曲十三首》。对照着歌词又听了一遍,很有味道,非常喜欢。

吴越地区的方言好听。

图为顶马十周年纪念T恤。老卵。

 

顶楼的马戏团《上海童年》歌词:

今朝阿拉两家头(两个人)拿起一把木琴
来唱唱阿拉一道经历过额(的)童年
男小歪(小孩)请侬点好打火机
小姑娘准备卫生巾擦眼泪

六月里落雨是黄梅天
踏脚踏车出去记牢带雨披
到老虎灶去泡冰水拖只热水瓶
袋袋里藏了两角洋钿(钱),还要一直摸摸伊(它)

十月一号男女同学看灯去
人人拿子只塑料榔头敲来敲去
想吃大闸蟹就要等到秋风起

切好生姜拌好醋,用蟹脚蘸蘸伊

玉佛寺烧头香一定是大年夜夜里,
搓搓通宵麻将迎来新年第一天
小朋友们约好到楼下头放炮仗去
心里想今年伐勿(不)晓得好拿多少压岁钱

一到春天就悉悉索索落毛毛雨
谈朋友没地方,只好去外滩避一避
情人墙一对对哈(也)是道好风景
最吓(怕)拿子手电筒晃伐晃伐额(的)联防队员

到大光明电影院去孵冷气,
带好毛巾毯,防止打喷嚏
一跑出来就看到对面额(的)肯德基
帮大人讲我勿(不)吃只想进去,小个便

每趟我走过红房子西餐厅
馋唾水总归是落了嗒嗒滴
我晓得就算我考着了第一名
爸爸妈妈哈(也)勿(不)舍得带我去

72家房客住了一幢房子里
夜里听到怪声音是亭子间小夫妻
我顶(最)要好额(的)朋友爷娘勿(不)在伊身边
伊讲伊是啥额(的)――“知青子女”

隔壁头老张买了台14寸电视机
搞勿(不)懂电视机前头为啥要摆个放大镜
屏幕高头(上面)有雪花,就拿天线转转伊
要是图像没了只好拿电视机敲两记

各(这)就是阿拉额(的)上海童年
天天裁(都)噶(那么)有劲
或许阿拉小辰光(时间)了嗨(在)人民广场见过面
美影厂额(的)动画片感动了多少小人(小孩)
等《西岳奇童》下集等了几十年
再大点就盯牢《排球女将》还有《西游记》
一个暑假下来,只好去配眼镜

最欢喜听姚慕双周柏春额(的)滑稽戏
姚慕双就住了阿拉弄堂里
帮我从小剃头剃到大额(的)是个江北人
一边夸我头大聪明,一边骂“妈了个逼”

大清早去读书轧(挤)了公交车里
小姑娘要当心,有人会摸来摸去
后来总算盼到了地铁一号线
到今朝已经被“冲”(偷)忒(掉)了十七八只新手机

中学到“中图”门口去买轧片(打口碟)
我再晓得搞摇滚额(的)裁(都)是一帮神经病
最老卵(牛逼)就是男同学们一道吃香烟
大家凑钞票买包大前门,嗦嗦(吸吸)伊

各(这)就是阿拉额(的)上海童年
天天裁(都)噶(那么)有劲
或许阿拉小辰光了嗨(在)西郊公园见过面

来我印象里,妈妈一直了(在)织绒线
要么就是我陪妈妈拆绒线让伊开心
伊讲哎辰光(那时候)买一台子菜用勿(不)着一块洋钿(钱)
现在大概只好嚼半根盐水棒冰

四大金刚当早饭永远吃勿(不)厌
粢饭配油条,咸浆里多摆点虾皮
要是窝里厢(家里)有亲眷到上海住两天
总要带伊拉(他们)去吃吃喷喷香额(的)小笼生煎

上海哪能(怎么)就让人噶(那么)欢喜
从静安到杨浦还有浦东新区
有辰光(时候)稍许让人觉得有点惹气(烦心)
但是就算蹲一辈子哈(也)勿(不)会觉着厌

这就是阿拉额(的)上海童年
天天裁(都)噶(那么)有劲
或许阿拉小辰光(时候)在陆家嘴见过面
这就是阿拉额(的)上海童年
天天哪能(怎么)就噶(那么)有劲
或许阿拉小辰光(时候)在彭浦新村见过面

曾经一个玉树临风的摇滚青年
现在哈(也)已经开始秃顶
慢慢变成一个发福的摇滚中年
来唱唱阿拉的童年拨(给)侬,随便听听

要是侬没兴趣,就请出去吃香烟
如果你哈(也)感动,就丢点硬币
现在额(的)日脚(日子)是过了再哈(也)没老早噶(那么)有劲
挺(剩)下来额(的)就是阿拉这帮长勿(不)大的上海小人(小孩)

乐队资料:

顶楼的马戏团: 上海市”顶楼的马戏团”是活跃在上海文艺战线上的一支奇葩。

“顶楼的马戏团”隶属于上海市演出局”送戏到基层临时办公室”,是上海马戏界的年轻生

力军。近年来,他们在市内外的各类大小型舞台上屡获好评,被群众们称为”文艺界的活雷锋”。

该团自成立之日起,就本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想群众所想,急人民所急,及时地把”科学养猪,水稻杂交”等农业现代化的精神切实宣传到广大的人民群众中去。

他们的演出形式新颖独特,简单方便,深入浅出,一针见血,为广大最底层的小市民所喜闻乐见。人民群众看后,如沐春风,如梦初醒,如饥似渴,如狼似虎,如胶似漆,如鱼得水,如梦幻泡影,不如去死,如此这般,诸如此类,侏儒此类,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界于阴阳两界,生死之间,岂不妙哉。嗟夫!人之极乐乎,不过如此。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吉他驿站 » 顶楼的马戏团《上海童年》(上海)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优质吉他经验、教程和吉他谱分享平台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